關於部落格
  • 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你的人生,不克不及就如許算了

xyz xyz

你的人生,不克不及就如許算了-做本身的主人

20180119002030.jpg
  • 分享至Google+
  • 分享至Weibo
  • 分享至line
你的人生,不能就這樣算了-做本身的主人
你的人生,不克不及就如許算了(圖/時報出版供應)

根據各類說法都在在顯示,我應當沒法從那場大火中倖存 。

在忍受火焰包覆幾分鐘後,我全身根基上是百分之百燒傷的,有百分之八十七是三度燒傷,也就是最糟的那種。那些燒傷都很深,有的燒穿了皮膚的三層組織,有的燒到肌肉,甚至有些處所還燒到骨骼。假如沒有捐贈的皮膚,燒傷的皮膚永遠沒法從頭長回來。而且讪笑的是,捐贈的皮膚還得來自受贈者本人的身體。但因為我所有的皮膚都燒傷,唯一能採集皮膚的部位就是身上燒傷水平最小的處所—我的頭皮。那是一個近乎不成能的任務。

別的,我的肺也因為吸入濃煙而受損。因為沒有皮膚調節,要節制我身體的焦點溫度就變得困難,傳染極可能會産生。我的環境異常危機。

今天,燒傷病患的存活率是以燒傷面積的百分比加上病患的歲數來計較。所以,在很多先輩的燒傷療法出現的近三十年前,就我的情況而言,存活率的推算大致如斯:全身百分之百燒傷加上九歲的年齒等於毫無存活機遇。

那場大火等於判了我死刑。

那天早受騙媽媽走進病院病房時,她對這些全無所聞,也不太清楚火警怎麼會發生,燒傷療法若何進行,或是接下來要面臨什麼。那時,她還沒法預知,每晚臨睡前想著她的小男孩隔天是否仍在世會帶給她的疾苦,她也不曾想留宿晚會在病院裡往返踱步,在病院長廊孤寂又黑暗的角落抽泣,或是長時間在很多次手術過程中疾苦守候,忍受兒子存亡未卜的煎熬。

她只知道—我們都只知道—奮戰已經起頭。

目前,在故事繼續之前,我感覺應該告知你一個機密,並且分享一個好消息。

劇透:若是你想在本書結尾前感應欣喜的話,就別讀下面的句子。

那個男孩活了下來。

是的,固然我適才描寫的是在醫院裡使人心碎的時刻,每個父母的夢魘,但本書有個美妙的結局。明顯是這樣,否則你就不會讀著我寫的這些字句了。但這個美好的結局並不是偶然。

我相信祈禱的力量,而且我知道火警當晚,還有接下來住院五個月裡的每天,我收到許很多多的代禱。但我也相信祈禱的作用更多是在於奉告和啟發祈禱的人下一步該怎麼做,而不在於想要改變天主。

我活下來是因為我身旁那些了不得的人,他們一路上不斷激勵我,催促我為生命而戰,密意懇求我要果斷信心,並且給我力量讓我能成為本身生命的主人。

所以誰人人人以為活不了的男孩目前活得再好不外了。今天,我已具有十二年美好的婚姻,我跟太太貝絲鶼鰈情深,有四個健康、漂亮,而且常常活躍鬧熱熱烈繁華的小孩,三男一女。我們住在一個田園般寧靜的社區,附屬於一個活躍的教會,過著出色的生涯。

這樣難以想象的誇姣糊口是這個果敢發問的成果:你要生命就如許竣事嗎?

這個果敢的發問提醒我們,將來人生道路的選擇權操之在我。我們也許無法決意什麼事會發生在我們身上,但我們總能把握若何回應這些事務。

很明顯,我草率地決議玩火是一個重大的轉捩點。我小時辰隨便做了這個選擇,刹時我和家人的生涯便截然不同,我們再也回不去曩昔的日子。但這並不是我們所面臨的獨一轉捩點。自此以後,無數的轉捩點,改變將來的時刻,都邑到來。我們所做的選擇也許帶來進展和可能性,又或招致懼怕和遺憾。在人生中,我們都在做這些選擇。

我進展幫助你展開雙眼,真正看見你要選擇的道路,並為你指出那條佈滿各類可能性的平坦大路。

為了點燃生命的炎火,你所要做的第一個選擇就是做本身生命的主人。是以,別再視一切為天經地義,並且明確惟有你才能改變本身的人生。

不再找藉口。

重視你的人生。

你想讓生命就如許結束嗎?

不要。

很好。

那麼就起頭起身力行吧!

你的人生,不克不及就這樣算了
約翰在大火後的樣子—全身百分之百燒傷,存活無望。(圖/時報出書供應)
你的人生,不克不及就如許算了
約翰在醫院裡接受物理醫治。(圖/時報出書供給)

讓小火花點燃灼熱火焰

火是大天然中最具破損力的元素。

巨浪般的火焰在延燒的路徑中吞噬一切,所有的工具都燒得焦黑,無一倖免。以巴克威德大火為例,這場大火於二○○七年起於洛杉磯北部的一個農村區域。在強風的煽動和乾旱的影響下,大火快速延燒。光就這場大火便迫使一萬五千居民遠離家園,毀損了數十棟建築,並且將三萬八千多畝地燒得焦黑。大火之所以點燃是因為一個小男孩玩火柴;這是一個人做了一個錯誤的決議可能釀成的影響。

啊,但一個火花也能夠用來做功德。

火是熱源,可以用來煮熟食品,暖和房子,還可以烤棉花軟糖。火還能鎔鑄鋼鐵,形塑玻璃,發動引擎。而在大自然中,固然火一開始造成破壞,但叢林需要火來發展、繁榮。

你知道,火能斷根枯木,除去老拙的植物,施予地盤不可貧乏的肥饒養料,將種子釋放出來,激發新生。有些種子落到土地後需要火來軟化外殼,然後才得以生根、抽芽成長。在毀滅性的叢林大火不到一年後,新生命已經起頭茁壯成長;不到十年,森林又再度茂盛。

這是一個跳躍的火花,在控制下點燃他人,並激發一片利他火海(righteous inferno)的氣力。

我燒傷那天,關於我家大火和一個小男孩看似毫無存活機率的動靜快速流傳。在社群媒體泛起的多年前,這個悲劇在我們的社區裡廣為流傳。鄰人和親朋老友最先知道這個動靜,然後告訴他人,鼓勵他們為這個落空房子,還可能落空孩子的家庭禱告,採取行動。

一個改變生命的例子是,我隔鄰的鄰居打德律風給一個同夥,這小我又告訴另外一個伴侶,而這個同夥跟她的鄰人柯琳.謝恩丁斯特分享這個新聞。柯琳撥動爐火,然後打德律風給她爸爸,問他是不是能為社區裡的一個小男孩禱告。

那通電話改變了我的人生。

柯琳的爸爸是偉大的棒球選手雷德.謝恩丁斯特(Red Schoendienst),他接到

德律風當晚去列入了一個慈善舉動。他坐在朋侪傑克.巴克身旁,而且跟他提到一個小男孩在當天稍早燒傷後,生怕人命彌留。

他們對話的內容就這麼多,但那已足夠。一個純真的火花就可以造成深入的影響;有時候很小的動作、隻字片語和簡單的行為就可以改變生命。毫無疑問,傑克.巴克簡短的探訪和激勸改變了我的人生。

但其實不只是傑克,不是嗎?是雷德。要不是他分享這個動靜,傑克永久不會知道我,更不會來看望我、啟發我,所以要歸功於雷德。

嗯,但事實上也不是雷德,而是柯琳。她打了電話告知她爸爸關於火警的事,所以她才是雷德知道我、傑克傳聞我的事,還有我能活下來的緣由,對吧?或是她的鄰居?鄰人的朋友?還是我隔鄰的鄰人呢?

朋友,我們經常低估了本身造成重大改變的能力。我們低估了自己做為一個小小的火花,卻可點燃和深入影響世界的能力。我們都有能力和機遇為周遭情況帶來正面和永久的改變;改變世界的多半是簡單的行動和通俗人。

就從個人做起,從你開始。但你得支出存眷 。

你的人生,不克不及就如許算了
約翰每年對五萬多人演講。(圖/時報出版供給)

看更多好書內容

  • 心理勵志
    你的人生,不能就這樣算了 2018-01-19


來自: http://magazine.chinatimes.com/mind/20180119001999-30080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